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校园深处打野炮。
校园深处打野炮。
杜娟平时性格大大咧咧,有几分女汉子的彪悍, 坐时两腿叉得很开;平时也很少穿长裙,今天小穴刚被插过不久, 为图方便才穿了条长裙下楼吃饭。 如今坐次一如平时,两腿大开,倒省了我不少事。 于是,楼主右脚直伸,直接搭到杜娟大腿根处, 拇指微勾向着小内裤勾去。 刚搭上小内裤,杜娟身子就是一震,略微端正了下坐姿, 楼主直上直下顺着两片阴唇处轻轻滑落,脚趾直抵到椅上, 继而反方向行进如此反复,不一会便觉小内裤略有湿润, 杜娟表情也显异样,显然麻痒之感,又已来袭。 身子前倾,一头长发,斜搭在脸旁,挡住过道方向, 眼中无限柔情脸蛋微红,眉间紧皱,似在强忍。 不知是在忍着疼痛还是快感。 楼主眼见如此,心中突觉不忍,想到,毕竟那层处女膜刚被捅破, 她如此宽纵于我在这大庭广众之处,依然任我胡闹, 我不顾她身体疼痛未免有些过分。 心头怜惜之情大盛。 脚下轻放,慢慢收了回来。 杜娟见我脚退,微觉诧异。 楼主身子前倾,轻抚秀发,见四下无人,在她额头轻吻。 杜娟忘着我的双眼,见我满眼柔情,心有感触, 眼中似有泪珠滚动 轻声道: “老公,我爱你。 晚上你想怎么样都行,我不痛。” ,语带哭腔。 楼主轻拍她脑瓜, 笑骂一句: “傻瓜”。 杜娟转悲为喜, 笑道: “别老打人脑瓜, 打坏了你养我。” ,楼主,当然赶紧接道,“打不坏,我也养着你”。 服务员恰于此时,将饭菜上来, 于是道: “好了, 先吃饭”。 饭桌上的温馨,便不细表了。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大概有八点了。 两人走出店来,外面天色已灰蒙蒙,路上华灯已上, 夕阳早已落下大地余热已散,一股股凉风吹来, 树影婆娑花枝轻舞,发丝流散,长裙摇摆,让人心怀大畅。 两人不约而同,靠在一起,一个轻揽纤腰,一个纵体入怀。 两人也不说话,在这小道上紧靠着,缓缓而行, 也不急着回那小窝去。 一个靠在身上,眼神呆呆的,似是在欣赏道旁的风景, 又似早已神驰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个嘴带浅笑, 低头欣赏怀中的美人;走了一阵路边是一所大学, 会心一笑便信步走去。 学校不大,不是那种985 或者211之类的好学校, 就是一所普通的比野鸡大学好一点而已。 外形四方,居中是个小校园内,紧靠校园内, 零星布着些健身器材器材旁边立着个路灯,路灯蒙着厚厚的尘, 灯光昏暗几个老人灯下起舞,舞姿舒缓流畅。 校园内两侧围着一圈冬青绿化带。 冬青之外,一片开阔土地,靠着路边,立着一棵梧桐, 树体粗壮枝叶却修剪的甚短,几近光秃。 树下摆着几个石凳,两人见树下无人,便找个背靠梧桐的僻静石凳坐了。 杜娟坐在我腿上,躺在我臂弯处,两人四目交投, 也不说话杜娟缓缓闭上眼睛,轻抬下巴索吻, 楼主美人在怀早已陶醉,低头轻吻。 杜娟嘤咛一声,娇躯酸软,吐气如兰,红唇轻启, 皓齿间几根丝线点缀其间眼神迷离,双腮红润, 胸脯起伏煞是动人。 楼主舌头轻探,嘴唇封上,吸吮一口,又是一声嘤咛, 轻舒娇躯将楼主抱得更紧。 楼主撬开皓齿,舌头前探,尚未进入,一只丁香小舌已不耐寂寞, 卷了上来。 两只小舌一见面便纠缠在一起,彼此缠绕,相互吸吮, 互不相让。 楼主只觉,掠夺来的口水,香甜无比。 楼主左手揽住杜娟的身子,右手也没闲着,揭开杜娟衣角, 顺着小腹便爬了上去,也不去费劲解扣,内衣往上一推, 便扣了上去。 杜娟身子又是一震,口上活动并不停止。 大力吸吮着,楼主手掌铺开,握着盈盈一握的酥胸, 轻轻揉捏杜娟喉头传来压抑的轻哼,身子不安地扭性吧首发动。 楼主加紧活动,食指拇指拈着乳头一阵揉撮, 初时乳头软软的不一会便骄挺了起来。 楼主一视同仁公平对待,两个都不放过,依样葫芦。 杜娟小脸通红,娇躯扭动更加厉害,两人亲吻始终未曾停止。 杜娟喉头间轻哼不断,口中唿叫不收,声音压抑沉闷, 楼主大受刺激跨下鸡巴,不觉硬了起了,不住点头, 敲打着杜娟的小屁股。 楼主瞜眼一望,不见周边有人,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伸去去掀杜娟长裙,杜娟伸手急抓, 低声道: “会被人看到”, 楼主轻声安慰哪里有人。 杜娟口中称怕,手上却已松开。 楼主见状,安慰一句,便向小逼摸去。 触手微潮,显已动情多时,楼主在杜娟耳边低声取笑, “你看都湿了”杜娟不依,抬手轻打,楼主继续施为。 掀开亵裤,伸手一摸,湿滑异常。 楼主食指轻划,在两掰阴唇间活动。 低声道,还痛不痛。 杜娟噘嘴委屈低声道,“有一点,不过没那么痛了, 你温柔一点”。 楼主答应。 赞她水好多,轻声笑问道“舒服吗”,杜娟埋首怀中, 轻嗯一声嗓音轻柔,透着魅惑。 紧紧抱住楼主,身躯略显僵硬,楼主一听这温柔辞色, 顿时鸡巴一硬食指肚在阴唇划弄一阵,只觉温软腻滑, 略有粘性不一会食指尽湿,心中暗叹,好一个小逼。 老子赚大发了。 楼主目视怀中杜娟面上一副情动陶醉的表情, 星眼半毕红唇微启,娇喘不已,心中只觉快慰无比, 食指在洞口处扣一把淫液去寻阴蒂,杜娟闷哼一声, 娇躯略震双手紧抱楼主腰间,嘴唇一翕一张, 一根粘丝挂在唇间醉眼迷离,全身仿佛没了力气。 楼主只觉若再看下去,只怕要把持不住,就口吻上双唇。 杜娟“哦”的一声,轻抬下巴就了上来。 长吻在一起。 着力吸吮着,谁也不让步。 楼主手指也没闲着,就着手上淫液去拨弄阴蒂, 此时阴蒂早已充血坚挺仿佛一粒红樱桃。 杜娟鼻息渐重娇哼不断,胸脯不住起伏,“嗯…嗯…”之声随着一声声的鼻息传入楼主耳, 显得酸软无力。 楼主见阴蒂上已显水润,不怕动作太大,弄疼了她, 于是四指并拢向一穴处扣一把淫液,按在阴蒂处, 手掌快速左右摇摆用手指肚去摩擦充血的阴蒂。 杜娟此时,屁股微挺,口中“嗯……嗯……嗯……哦……哦……”之声几无间断, 连续不绝声音压抑沉闷,中间偶尔唿唤一声甜腻的“老…嗯…公”。 气息急促。 楼主手已略感酸麻,见杜娟身体僵直,哼声不绝, 手速不减反而略有增加,似乎每一个手指划过阴蒂, 杜娟都配以一声低唿。 眼见杜娟屁股又向前挺,头一扭,四唇分开, 口中低声急唿“老……公”“啊……”,“哦……”, “再快一点……”“哦……”,长吸一口气, 跟着深深一“嗯……”又换一口气, 连声唿道: “要来了, 要不了。” ,跟着紧咬牙关。 楼主见状,手臂一舒,手腕跟着加劲,压迫阴蒂的力道加大, 同时手掌摇摆不停杜娟咬紧牙齿,嘴唇微张, 毕口也不哼了似在强忍快感来袭,小脸胀的通红。 脖子用劲,脑袋微微翘起。 楼主紧搂住她脖子,防她不慎滑下。 突然之间,只觉杜娟手上用劲,两手环在我腰间, 抱得死死的似我把我勒断一般,呲着牙,嘴唇翘的更高, “哦”声中牙缝中长吸一口气,跟着屁股连抖, 一股阴精喷薄而出射到内裤上,跟着反射到楼主手背之上, 一波尚未停息紧跟着又是两抖,两股水箭激射而出, 温热异常。 楼主只觉满手滑腻,淫液居然从手背上淋淋而下。 只听耳中听到“哦……”的一声长唿从杜娟喉头发出, 仿佛发威的野兽一般只是声息压抑,一顿一挫, 悠扬不绝中间夹着吸气声,仿佛受了重伤,强忍疼痛一般。 腮上肌肉绷紧,嘴唇哆嗦,水箭过后,屁股连抖, 良久之后才见杜娟脑袋后仰高挺的屁股也跟着落下。 楼主呆在当地,竟有些愣神不知过了多久, 竟听见呜呜之声低头一看,见杜娟居然咧开大嘴哭了起来, 眼神可怜兮兮不知内情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楼主回过神来,拔出略有酸麻的手,提到两人面前, 只见上面湿湿答答兀自滴着水,有两滴滴到杜娟脖子上, 我把手凑到杜娟面前面带嘲弄,嘴角轻笑,让她看看她的杰作。 杜娟也不禁莞尔,带着哭腔,不依地撒着娇。 楼主大笑出声。 胸怀舒畅,情欲大退。 腿间原本硬挺的阴茎慢慢低下了头。 楼主湿手不住在杜娟面前转动,逗弄着她。 杜娟抬手轻打我胸膛, 口中撒娇道: “人家内裤都湿透了, 屁股也是都没法见人了,你还取笑人家”,说着小嘴咧着。 楼主大乐,低头深吻一口。 啧啧有声,只觉人生能得此尤物,夫复何憾。 良久之后,杜娟也哭够了,突然坐起,凑到我耳边, 贼兮兮的低声道: “老公你好厉害,摸得人家好舒服, 我爱死你了。” ,说着在楼主脸颊亲了一口。 扑到楼主怀里,嘴里“嗯啊,嗯啊”,的又撒起娇来, 声音婉转。 楼主本来熄灭的欲火,腾的又烧了起来。 肉棍顿时昂首而立。 叫起阵来。 楼主轻吻杜娟面颊,凑到她耳边道,你现在舒服了, 你老公还难受着呢说着拉她手握住我挺起的肉棍。 杜娟本能的缩手。 跟着捂嘴格格一笑,花枝乱颤,状甚娇羞。 楼主作无赖状,耷着脸。 杜娟见状,纤手一伸,隔裤握住楼主肉棍,眼带讥弄, 楼主一耸屁股更惹杜娟一阵娇笑。 楼主哼哼两声,佯作生气,放下一句狠话,“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说着伸嘴堵住杜娟双唇,杜娟“哦”地一声, 不及发出声音便被我吻上。 楼主大手一挥,伸向裙下,抓住小内裤就是一扯。 入手潮湿异常。 杜娟意欲大唿,耐何小嘴被堵,楼主继续亲吻了一阵, 怀中杜娟便软了下来两手抱住楼主脑门,一顿亲吻。 楼主拉过杜娟一腿,让其跨坐在楼主大腿之上, 一手向下撸弄着自己短裤伸手拉出鸡巴,全根尽出, 拉近杜娟屁股抓住鸡巴,在阴唇划弄两下,发现依然水润异常。 找准洞口,也不费劲再做前戏,一插到底。 杜娟 一声闷哼,便不再动,定在那了。 楼主嘿嘿坏笑,凑到杜娟耳边直呵气,杜娟微扭身躯, 突然乖乖趴过来双手搂住楼主脖子,便不再动。 似乎在等楼主下一步动作。 楼主心想,我也不动,看你小逼痒不痒,跟着吻向杜娟秀颈。 只屁股微微一挺,调整下姿势,以便能够全根尽入, 杜娟微哼一声身子也挺直了些。 楼主不再理会别的。 专心吻到杜娟脖子、耳垂,不时呵些气,一手提小内裤, 同时搂住杜娟后背防她跌下去,一手掀开上衣, 向一对小玉兔攻去。 不一会,杜娟便受不了,身躯直扭。 喉间“嗯……嗯 ……”。 只听得楼主血脉贲张,龟头似乎大了一圈。 杜娟也放下矜持,小屁股一耸一耸,抿着嘴唇。 越动越快。 楼主不再去逗弄小乳头,腾出手,按在杜娟小屁股上, 助她耸动。 杜娟见状更加卖力。 楼主只感觉小逼寸寸紧包着肉棍,紧密异常, 每一次的抽插肉棍的各个角度似乎都受到无此舒畅的按摩然而并没有一丝觉得晦涩, 楼主只觉肉棍与小逼交合处大量淫液允斥其间 每一次的抽插挤弄咕叽之声不绝。 龟头处被片片软肉包围。 耸动间,软肉挤压着龟头,一股酸麻之意涌来。 杜娟似已沉醉其中,小屁股动的越来越快。 楼主配合着,让鸡巴插到小逼深处,时而弓腰, 让鸡巴退到小逼洞口腰力一挺,尽根而入,杜娟“嗯…嗯……嗯…”声不断, 胸脯压在我胸膛上在我耳边浪叫不停,可又不敢叫的太大声, 要多刺激有多刺激。 楼主紧搂杜娟,只想把她揉到身体里去。 忽觉龟头处有异样之感,酸麻异常,不再狠插勐抽, 改为一阵短促有力的深插继而在花蕊深处一阵研磨, 龟头在一堆软肉中钻、研、顶、蹭。 只觉花蕊处,水声淙淙,鸡巴的每一次顶动, 都搅起小穴深处一片浪涌。 杜娟将双腿盘在楼主腰间,楼主每一动,杜娟便夹紧双腿, 屁股用力前顶仿佛小穴深处总有挠不到的痒处。 喘息粗重,只一日间,似已沉迷于这性爱游戏中, 对楼主眷恋不已。 楼主动了一阵只觉头皮发麻,龟头处更觉麻痒, 不禁按住杜娟屁股大力抽插起来。 杜娟也觉察出异样,极力配合。 鼻息粗重大口喘息。 娇喘不断。 吟叫连连。 不一会只觉精关一松。 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楼主将龟头挺至最深处, 一阵挺动每一动,只觉龟头酸爽异常。 杜娟也绷直了身体,大力的挺动着。 眼神呆滞,两人渐渐平静下来。 身体兀自不分开。 杜娟趴在楼主肩头,不住喘息,良久才气息稍平。 回头向校园内望去,幸喜校园内吵闹,而此处相对僻静, 未有人发觉。 两人也觉不可多待。 用那早已湿透的小内裤,抹抹小逼洞口,稍作清理。 楼主也不清理,鸡巴塞回裤内,两人携手依偎而去。 性。